谋夫:小三会谋杀 不敌大房会撕逼

苏然早知道他有这个习惯,但每次都没有看到女人进入,顶多他喝多了司机扶他进去,苏然就没有多想。

苏然笑笑,“能干谈不上,但帮你找证据离婚时候分财产还是可以的……”

苏然和胡越顺着他的视线一看,都愣住了。

这哪天朱总突然重新掌权,她被朱夫人渲染成怂恿她篡位的狗头军师,朱总不拿她祭天才怪!

她提着胡越往外走,将胡越扔回家,自己一夜难眠不提。

3

苏然已无力生气,捂着额头叹息,“你这次是不是又要说偶遇?”

苏然又差点呛住。这是遇到个——痴情女子?和她大杀四方的事业风格不像啊……

奇墨又爆出一阵酣畅至极的笑声。

很少看到罗毅气成这样,风度丢到九霄云外,怒容满面大口大口喝酒。

苏然牙咬得咯咯响,“明人不说暗话,我查过你,你平时接触的都是模特,也很有钱,为什么老盯着我不放?我没钱也不好看。”

苏然欣然点头答应。陈瑜夫妇的业务和顾氏有交集,比朱夫人还要走得近。

苏然自从替朱夫人赶走小三后,便成了朱夫人的座上宾。

听陈瑜这么开心的口气,八成罗毅是不行了。也只有这个结果,会让陈瑜觉得罗毅冷落她是因为力不能及,而不是不爱她,她才会高兴。

陈瑜这个人,苏然是知道的。

跟踪罗毅一个月,苏然和胡越每天眼珠子都不错,在他身边看见了美艳下属、清纯校花、性感女星,各类绝色各种偶遇各色巧合。

苏然觉得自己对小弟幸灾乐祸是不对的,可胡越时不时犯蠢已经是她生活中难得的风景,遂托腮静待胡越被骂回来。

她为什么要和陈瑜讨论她老公早上行不行这种问题?这画风是什么时候走歪的?

陈瑜又沉默了会儿,杀伐果断的劲头又出来了,“我带他去看看。”

苏然都有点欣赏他了。对妻子这样忠诚的男人,还有什么好抱怨的?!

谁知道他老婆在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讨论他的生理功能问题?

“啊?”苏然怔了怔。罗毅不是那么粗暴的人啊,这是自己老婆,又不是外面的莺莺燕燕。

三分钟后,她又面无表情地下来了。

苏然愤愤说完,接起了电话,“您好?我爱贵妇工作室。”

再加上奇墨三不五时的骚扰,让苏然简直想要离开魔都了。

苏然欲哭无泪,简直想来个拒绝三连:我不是,我没有,你别瞎说啊!

这次,她派胡越爬到对面楼去,死等了好几天,一直等到被遮得死死的窗户终于被房里人掀开了一角,胡越惊呆了,手不由像抽了筋一样狂按快门。

刚才那一脚,把她手机从睡衣口袋里踢得掉地上了,苏然过于气愤,根本没发现。

她努力忽略旁边奇墨的爆笑声,听到那边一个清雅而憔悴的声音:“我是朱夫人的朋友陈瑜,有事找你帮忙……”

“好啊。”苏然笑着答应,心里却更加同情罗毅。

苏然脸拉得更长,“不要做让我警惕的事,不要让我逼不得已报警。”

胡越一听,酒壮怂人胆,整整衣服,雄赳赳气昂昂地与罗毅巧遇、搭讪去了。

陈瑜点点头,“既然找到你了,我也不打算留什么遮羞布了,请你帮我查查是怎么回事,朱夫人说你很能干。”

奇墨在楼下一手插兜,一手拿着正在来电的手机,笑眯眯等她下来,“你看你,我不就是跟你偶遇了一下,干吗生这么大气?”

陈瑜已经坐在顶层咖啡馆等她,清丽高贵,气质典雅。

“十几年都没见他有那毛病。”

苏然看到照片饶是早料到,还是有点惊。

但罗毅硬是做到了万花丛中过、片叶不沾身。

胡越嘻嘻一乐,“行是行,我可是电影学院毕业的,教你怎么打动女孩子小菜一碟。但这拜师费……”

可惜苏然刚轻松了不到俩小时,就看到了绝命冤家奇墨。

胡越笑了,“你别说你笨得连怎么追人都不知道啊!看你这身穿着,你也不像是深山里走出来的土包子呀!”

苏然回敬他一个用力的关门,脚步也气得不稳了。

于是苏然的老搭档胡越又被苏然拉出来干苦力,一起作对跟踪狂。

奇墨诧异地看看他,眼里突然多了一丝困惑,低头想了想,“我就是想把她圈在身边,这算不算喜欢、想追?”

酒吧是跟踪罗毅时发现的,酒价昂贵,环境装逼,精英聚集。

过了很久,罗毅喝多,被赶来的司机扶出酒吧。

苏然挂了电话,电视里正在放罗毅的商业访谈。看着他侃侃而谈的儒雅样子,苏然突然觉得生活很幻灭。

奇墨嗤笑,“富贵险中求,饿死胆小的。”

胡越兴奋地回来,脸都红了,手里拿着罗毅的名片,“怎么样?哥们儿口才好吧?罗毅说了,让我联系他,给我个试镜的机会!”

奇墨顿时露出个莫名其妙的痴汉笑,“原来你还有这个功能啊,那你要对我负责啊!”

苏然挠挠头,想了想,不由讷讷,“不会吧?”

陈瑜眼圈却红了,摇了摇头,“我是想看看他被什么人吸引了,我可以去改进模仿。”

奇墨挑眉,“把你刚才说的第二句重复一遍!”

人家面对所有投怀送抱都能躲则躲,躲不了就装傻,关键他还没失了风度,脸上永远带着绅士礼貌的笑容,即便让女人们失望了也绝不至于恨他。

想想罗毅在外面杀伐果断的样子,苏然不由给他掬了把同情泪。

陈瑜打钱很快,苏然收到钱,把胡越的报酬转给他,顺便约他晚上去酒吧。

奇墨的得意凝固在脸上,一时哭笑不得,“我有自己的渠道可以得到你的消息……”

陈瑜追问:“不会什么?”

她低下头,“他是我初恋,我爱他十多年,不会离婚的……”

因为奇墨竟然堵在了苏然的家门口,对蓬头垢面下楼倒垃圾的苏然露出一脸惊喜,“小仓鼠,你不洗脸的时候也这么可爱的吗?”

苏然拍了他的头一下,“做事要有始有终。”

苏然点点头,提着胡越的脖领子往外走,难得对奇墨和颜悦色一回,“我不知道你今晚是真巧合还是有意提醒,但谢谢了。”

可现在看罗毅气成这样,胡越也忐忑了。

4

苏然咽了口唾沫不敢说,奈何陈瑜那边追问得厉害,她只能硬着头皮说了:“不会是——不行吧?一个男人,不为外面的女人所动还可以说他是忠诚,可你是他老婆,他也不动心,只能说他是生理有问题了。”

5

陈瑜老公罗毅高大俊朗,拿到娱乐圈也是可以发展一下的。偏偏他还多金,追求者想也不用想,如过江之鲫。

谁知看来看去,苏然不觉坐直了身子,面上表情越来越严肃,嘴紧紧抿成一条线。

苏然不禁深深吸了一口冷风,使劲告诉自己:法治社会,杀人犯法,就把这个二逼无视了吧。

房间里,罗毅和他的司机都穿着四角裤,面对面坐着争吵,吵得面红耳赤,互相恨不得吞了对方。说到激动处,两人甚至动起手来,肌肤相贴,撕打得怎么看怎么像两口子……

奇墨正襟危坐,“我真的没有追过人,你教教我。”

胡越一早想来,现在从陈瑜那里发了小财,苏然就当犒劳胡越。

苏然果断打电话给陈瑜,将这一个月的事如实汇报,最后下结语:“他对你绝对忠诚,你可能是想多了。”

几天以后,苏然接到陈瑜电话,声音轻快愉悦,“苏小姐,调查停止吧,钱我照付。”

苏然边说还边惋惜,看着浓眉大眼,原来是个银样镴枪头。

苏然静静看着胡越片刻,突然指指一旁的美女调酒师,“那姑娘怎么样?”

2

(本插画为每天读点故事App官方特邀创作插画师:萧兮)

苏然愣了愣,旋即反应过来,爆了粗口:“尼玛!查!第二声!不是第一声!”

苏然摊手,“那你坐我这里干什么?别处也有地方啊。”

胡越本来跃跃欲试,毕竟罗毅对人温和,就是觉得胡越冒失也不至于破口大骂。

“我查过你。”

毫无办法的苏然最后还是上了奇墨的车,抿嘴不说话,听奇墨惬意地哼了一路歌,五音不全,全凭他嗓音好听撑着。

奇墨顿了顿,指了指门口阴笑,“给你钱是不可能的,但我可以给你指条路。”

胡越听苏然说过奇墨,酒劲又上了头,拍拍奇墨的肩膀,“老哥,你是不是喜欢我老大,想追她?”

谁知陈瑜哀怨一笑,“我想多?我今早去他房间,孤注一掷想要和他睡在一起,他把我推下床了。”

趴在车上,胡越低声哀嚎:“老大,行动不是结束了吗?”

苏然整了整略微油腻的头发,露出个冷笑,用口型快速说了句:“可爱你妈!”

奇墨一本正经,“可我这次真的是偶遇啊!我每周都要来这里坐一坐的。”

她转身就要上楼,奇墨却拿一根指头绕在苏然头发上,阻住了她的脚步,“我要说,我从小最好的朋友是一只小仓鼠,我最喜欢逗它玩,后来它去了,你和它长得超像,我看见你就想起它,你信不信?”

胡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“哥们儿赚了钱,天天来泡她!”

……苏然也不知道这个结果她该恭喜还是不恭喜,似哭似笑地打了个马虎眼,匆匆挂了电话。

奇墨一脸得意,正要说话,苏然又说:“可你怎么知道我在调查他的呢?你是真的在跟踪我?我是受雇于人,而你没有任何正当理由。这不是变态吗?我用不用考虑报警?”

“是不是,他有起床气?”

朱夫人说,私家侦探有的是,但能启发她夺权老公、自己做女皇的,魔都可能只有苏然一个。

接着她便被奇墨惊天动地的大笑吓着,匆匆把他拉到一边角落,免得邻居们发现她交往了如此邪魅狂狷的精神病患者。

她一咬牙,还没说话,奇墨习惯性地揩油,捏了捏苏然的脸,“你脸上的油够炒一顿菜了小仓鼠。”

同情归同情,苏然还是开动脑筋,把这些年听的黄段子想了一遍,试探地说:“听说,压力太大、精神太过紧张,会让人心理上不行,继而影响生理……”

不理奇墨的痴汉笑,她气壮如牛地冲进了楼道,快速上电梯,把奇墨拦在了身后。

说实话苏然要是男人,她都不敢说自己能把持得住,更别提身边的胡越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。

只是终究是创业出身,说话讲究单刀直入,寒暄没两句,陈瑜直奔主题,“我老公跟我分房几年,一直没有过夫妻生活,平时在家待我像个客人,我痛苦至极,忍不下去了。”

定好时间地点后,苏然看看时间紧迫,迅速跑上楼洗澡化妆,又冲下楼打车,却发现正是用车高峰,连软件上都打不到车,只有奇墨开着辆路虎笑眯眯地看着她,活像只要吞吃猎物的大灰狼……

眼下苏然就在郑重考虑这个问题。

这样的女人也会辗转来找她帮忙?苏然还真是没想到。

“鬼才信你是偶遇,这个月你偶遇我十八回,我犯了十八回心脏病。”

罗毅在酒店有长期的包房,离他办公室不远,有时候工作累了就会去休息一下。

这两人在酒吧里放松听歌喝酒,胡越虽然办事废物,但好歹是电影学院帅哥一枚,能说会道,谁跟他在一起都轻松愉快。

1

苏然目瞪口呆,“你是觉得他说话冒犯了你,想玩死他?”

果然,苏然一问,陈瑜喜大普奔,“他跟我坦白了,是这几年事业发展压力太大,他力不从心,但他对我初心没变……”

她和老公是科技圈精英夫妇,高智商高学历高颜值,是访谈节目里的常客。

他看着怒气冲冲走进门的罗毅,轻声说:“他公司正要拍广告,你去毛遂自荐,成了少赚不了。”

奇墨不语,指指那边,“嘘,好好看戏。”

他看看奇墨,“我现在去不是找骂?”

“方向错了,被蒙蔽了双眼,当然看不清真相了。”苏然拍了胡越脑袋一下,“好好盯着!”

苏然全身都在发抖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

她回头一脚踢向奇墨,“我信你妈!”

奇墨笑而不语,反而指指胡越,“你这假男朋友又出马了?”

直到到了陈瑜定好的酒店,苏然揉着耳朵下车,奇墨突然探过身,“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,我想圈养你也是真的。”

苏然的脸“腾”地红了。

“可罗毅不是个正人君子吗?咱们都跟了那么久了……”

第二天一早,苏然一大早起来就给胡越打电话,直到把胡越骚扰到自己家,睡眼蒙眬地跟她去继续跟踪罗毅为止。

她一愣神,那边陈瑜接着说道:“如果苏小姐有时间,我们可以出来喝杯咖啡……”

陈瑜沉默了一会儿,冷清清地说:“我去的时候是早上,男人行不行,早上就可以看出来。”

苏然一口咖啡差点呛住,“陈总说话这么直接的吗?”

加载中…